关于明智生活的7个教训

最佳答案 我很感激能成为一名作家,不仅因为我喜欢写作,还因为写作一直是我最伟大的精神导师之一。作为作家,我面临的挑战教会了我重要的人生课程,...

我很感激能成为一名作家,不仅因为我喜欢写作,还因为写作一直是我最伟大的精神导师之一。作为作家,我面临的挑战教会了我重要的人生课程,就像生活教我的课程一样,我可以将其应用到我的写作中。

以下是我学到的七个精神教训——有些是艰难的——可以应用于写作和一般的生活。

1. 留心。

出现——真正全神贯注地出现——是写好文章的第一步,也是最重要的一步。生活得好也可以这样说——也就是说,活得深入而充实。最重要的是,这是一个出现并处于当下的问题。

如果您因为上网而中断写作过程,或者您的思绪徘徊在许多事情上——通常是与过去或未来有关的想法,而不是现在,那么您就不能指望写得好。

就像你不能指望写得好,除非你把注意力集中在手头的任务上——你正在写的一句话——如果你的思绪从当下徘徊,你就不能指望完全活着。

当你叠衣服时,当你给孩子读书时,当你遛狗时,当你写一句话时,这应该是唯一重要的事情。

2. 一天一件事。

一天写不出一本小说。你投入了一天的专注工作,然后又是一天,然后又是一天,结果——有时是几年后——可能是一部小说。

虽然牢记长期目标很有用,但过于超前可能会扼杀你的现在。我过去常常保留“待办事项”清单,其中包括我几周和几个月都不需要做的事情,直到我意识到当我的“待办事项”清单仅限于一天时,我会更加平静和富有成效——我生活的那一天。

3. 你不是一个人做这件事。

有时我在写作,但不是真正的我,或者不仅仅是我——还有别的东西在我身边。这篇文章来得如此轻松,以至于我根本无法相信它——当然不是全部。

我相信努力工作和正念有助于为其他东西打开大门——称之为缪斯女神或更高的力量——成为我的合著者。

生活是一种创造性的行为——我们自己的艺术作品,我们在超越我们的东西的帮助下共同创作。通过保持专注,通过展现每一刻,通过精神,我们邀请这位强大的生命缪斯共同书写我们的生活故事。

我相信这种生命力始终与我们同在,但有时——如果我们足够留心——当我们知道我们并不孤单时,我们可以意识到它的存在,而这种知识是一份额外的礼物。

4. 失败可以成为我们最好的老师。

我总是从塞缪尔·贝克特的这些话中得到安慰:“曾经尝试过。曾经失败。不管。再试一次。又失败了。失败更好。”

当你写作时,失败是理所当然的。当你活着的时候,失败是理所当然的。问题变成了:你将如何处理这次失败?

我扔掉了太多“失败”的短篇小说和小说。这些“扔掉”的时刻从来都不是愉快的,但在每种情况下,有时几年后,我发现自己很感激。

每一次“失败”都教会了我一些关于写作的重要信息——我的长处和短处是什么,以及我如何才能更努力地发挥我的长处。

如果我们能够放弃完美的神话,接受生活中有时会失败,那么我们可能会将注意力集中在“失败”可以教会我们什么上。跌得越厉害,反弹得越高——也就是说,如果我们将跌势视为伪装的机会。

5.放弃结果。

当我年轻的时候,我在写作上付出了很多努力,以至于当我的经纪人将我的作品提交给编辑和出版商时,我无法放手。我的自我已经对所有这些努力工作的结果产生了依恋——好像故事本身并不是结果!

这是可以理解的——毕竟,当我们为某事努力工作时,自然想要某种“奖励”。但是,当您对结果产生依恋时,就会失去过程的乐趣。

有一次我担心某个出版商会不会买我的小说,我的一个朋友——一个非常聪明的人——说:“尼克,如果它是注定的,它会的。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一切——你已经写了这本书。现在你需要放手。”

每天当任何事情让我担心时,我都会努力记住这一点,即使是小事。

生活向我们展示了这一重要区别的无限变化——在我们可以改变的和我们不能改变的之间,在我们可以控制的和无法控制的之间。

6. 嫉妒和神圣的嫉妒是有区别的。

我经常发现自己羡慕另一位作家的成功水平——尤其是如果我不是这个人写作的最大粉丝的话。我的自我将接管并要求“正义”。

哪有那么,和这样赢得如此,和这样的奖项,是一本畅销书,当他的写作是不是真的是不错。这种判断性的、自我驱动的、有点尴尬的想法是我不适合的标志。

在几个小时(或几天)感觉很糟糕之后,我试着提醒自己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,而我正是我需要去的地方。我试着记住没有必要比较。我没有感到嫉妒,而是尝试感到“神圣的嫉妒”。

当我阅读另​​一位作家的作品时会产生神圣的嫉妒,它是如此之好,以至于我不可能感到嫉妒。相反,我对这位作家的作品存在感到感激。我没有感到竞争,而是感到受到鼓舞,我自己的工作又回到了正轨。

7. 我们在这里练习同情和同理心。

我相信我们活着的最重要原因是爱——他人和我们自己——而最清晰的爱之路是通过同情和同理心。阅读,尤其是写故事,可以很好地练习同情和同理心。

作为一名作家,我需要创造有缺陷的角色——就像我们所有人一样——但富有同情心。试图同情我所有的角色,无论他们的失败如何,都会转化为对我现实生活中的人的同情——即使是对陌生人,他们的生活故事我不知道,但只能想象。

我越能对别人感到同情,我就越能对自己感到同情。

我们可以从任何创造性实践中学到大部分这些人生经验,而不仅仅是写作。

绘画、跳舞、演奏乐器——任何创造力的表达都可以让我们有机会保持专注、一天一天地接受事物、邀请共同创作者参与其中、从“失败”中学习、实践放下结果,被神圣的嫉妒所鼓舞,超越自我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
相关文章